香芋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资讯].直播平台面临洗牌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香芋财经网

直播平台面临“洗牌”

低俗化“吸粉”模式受压 直播平台面临“洗牌” MBAChina 【MBAChina网讯】此前7月12日,文化部公布了对一批网络表演平台的查处结果,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等12家经营单位,因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和危害社会公德等违法违规内容被查处。低俗化“吸粉”模式受压,巨头进入和成本高企将改变行业走势。

近200家平台遭遇监管收紧,低俗化“吸粉”模式受压,巨头进入和成本高企将改变行业走势。

“靠涉黄吸引眼球,行业已经很不健康,再不监管,好公司将无所适从”,在一家大型直播平台工作的肖强(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此前7月12日,文化部公布了对一批网络表演平台的查处结果,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等12家经营单位,因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和危害社会公德等违法违规内容被查处。

一方面是严肃查处,另一方面是直播平台野蛮生长。在资本热捧下,机器人刷粉、内容低俗化、色情暴力直播层出不穷。随着文化部等对直播平台的查处力度进一步加强,涉及淫秽、暴力等直播内容受到进一步管制,对于直播平台而言,如何变现,盈利模式何去何从终将浮出水面。

直播业“独角兽”数度被查

“女主播下装腰部必须穿到盆骨以上,短裙或短裤下摆不得高于臀下线”,“胸部裸露面积不能超过三分之一”。被业内誉为直播平台“独角兽”的斗鱼日前给新京报记者发来了其位于武汉的审核小组工作区的现场照片,在工作区墙上挂着《斗鱼平台主播行为、着装规范》,对主播的行为和着装进行了异常细致的规定。

作为一家弹幕式直播分享网站,斗鱼在2014年1月从Acfun(A站)独立,不断刷新其用户人数。有媒体称,去年8月份以后,斗鱼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直播平台“鼻祖”Twitch。

不过,这种指数式增长背后,是直播业各种淫秽、暴力内容的不断滋生。2016年1月10日凌晨,斗鱼TV一直播间在线直播赤裸男女造人的不雅视频,斗鱼负责人随即被约谈并被停播栏目。此事引发热议,并在社会上引起关注。

2月14日,斗鱼官方服务团队发布一份名为“斗鱼TV扣分系统上线 直播间违规管理方法”的公告,对其旗下主播行为及其着装规范进行了详细规定。该规范规定,每个直播间扣分如超过限额将永久封停该直播间。

据探访过斗鱼审核部门的媒体报道,斗鱼向媒体展示了20台内容批量监控设备,和保安监控室模样相似,这些设备背后有70名-300名的内容审核员,高峰期需要的人员会相对增加。

然而此举并没有立竿见影。

2016年4月,文化部下发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斗鱼、虎牙直播、在美上市的YY、王思聪投资的熊猫TV等被列入查处名单。

7月12日,斗鱼等26家直播平台再次被文化部“点名”。同样被点名的还有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等,这些平台因涉嫌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而列入黑名单。

据文化部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本次集中清理,各大网络表演平台共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整改违规表演房间15795间,解约严重违规网络表演者1502人,处理违规网络表演者近1.7万人。

监管紧箍咒不断收紧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有业内人士预计,到2020年,网络直播行业总产值将达到1000多亿元。

直播火热的同时,资本蜂拥而至。今年以来,直播平台融资额已经升级到千万级,映客A+轮获得8000万、易直播A轮就获得6000万融资,斗鱼TV更是获得了1亿美元的B轮融资。

资本来了,但备受资本恩宠的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并未发生明显变化。

“目前直播缺乏清晰的变现模式,盈利模式模糊”,在一家大型直播平台工作的肖强告诉新京报记者,打赏、植入广告一直是众多直播平台的变现“稻草”。

此前,武汉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公布了某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即“包含广告收益、发行游戏收益,以及粉丝对主播的打赏,按比例分成”。衣着暴露者,“比如弯腰露出乳沟”,这样做是为了吸引粉丝“打赏”。按照行业惯例,平台可以获得70%的分成。

据媒体报道,一些直播平台的主播基本靠提成生存。“平台不保底薪,只能靠自己拿提成。如果不用些特殊方法博眼球,根本没有钱可以拿。”一位主播表示。

博眼球的目的,就是提升流量。而一些低俗内容则是迅速吸引流量的法宝,此举屡试不爽。不过,监管的紧箍咒也在收紧。

7月初,文化部出台了《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与以往的规定相比,《通知》首次明确了表演者为直接责任人,并明确了网络表演经营单位要对本单位提供的网络表演承担主体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对网络直播平台的监管也从主要依靠随机巡查和群众举报,转变为经常抽查的常态机制。《通知》规定,各地文化执法部门将对网络表演市场全面实施“双随机一公开”,定期开展随机抽查。对投诉举报较多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加大随机抽查频次,重点监管。

视频巨头瞄准直播行业

“如果色情、低俗不监管,大公司则无法生存,涉黄吸引眼球不加规制,那么行业也将不健康”,肖强告诉新京报记者。

在监管趋紧的风口下,直播平台需要将业务多元化,同时打出自己的特色,而优质内容研发将抬高行业门槛,低俗化、色情暴力将越来越难获得行业认可。

同时,视频巨头也纷纷瞄准直播。爱奇艺于上周宣布进入直播领域,发布直播品牌奇秀,主打追星内容和造型业务。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表示,“奇秀直播业务更加倾向于泛娱乐属性,能与爱奇艺内容生态系统有机融合、协同互动”。

据爱奇艺联席总裁徐伟峰透露,奇秀直播将从普通用户中挖掘优质主播,优质新晋主播将与经纪公司签约,接受专业培训,成为明星主播或签约艺人。

在徐伟峰看来,低俗化终将成为不少平台的负资产。

“曾有明星说把衣服脱下来之后,穿上要花很长时间”,对于平台也一样,徐伟峰说把平台底线降低后,把平台品质拉上来、正名化也要花很长时间。徐伟峰经常在内部讲爱奇艺不要做低俗化,并称低俗化好像是拉流量的特效药,实际上现在或许是你最大的资产,以后也会成为你最大的负债。

除了视频巨头外,互联网巨头BAT、360等也纷纷开始在直播行业排兵布阵。业内分析称,这必然给目前近200家的直播平台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

直播平台将迎行业拐点

“都觉得直播是一块大蛋糕,蜂拥挤进去,发现什么都没抢到”,肖强表示,他已预感到直播行业的拐点将至,拐点到来的一个明显标志就是,在领域内的很多公司可能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行业面临大面积洗牌的压力。

少为人知的是,直播是一个高成本的行当。首先是带宽成本,一位直播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假设以800K的最低码率来计算,那么一场直播如果有一万人在线,那么就需要两者乘积那么大的带宽,直播平台要找国内的网速云公司来提供服务。带宽费用到底有多高?以宋仲基见面会的移动直播为例,最高峰时有1100万人同时观看,宋仲基直播的这个月仅带宽高费用就达4000万/月。

研发成本、营销成本也在抬高直播门槛。后台开发、客户端等技术保障需要大量工程师,这部分人员的人力成本是一大块开支。除此之外,内容研发成本也相当可观,比如花椒平台请明星直播,一些有类似媒体属性的直播平台采访、报道赛事也需要高昂费用。除此之外,还要考虑用户推广的渠道成本。

“直播已经成为一个平台级别的竞争”,徐伟峰在谈到如今200多家视频直播网站会不会死时委婉论断。同时他透露,现在中国的直播平台比拼的是百万级别,爱奇艺现在在拼的是亿级别,中间差两个数量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MBAChina网微信公众号:mbachinaV。

更多财经资讯推荐:

MBA财经:宏观经济运行呈现四个“没有变”态势

马云再行收购:豌豆荚并入阿里不透露金额

精彩推荐:

北京物资学院2017年MBA招生专题

全国各院校2017MBA提前面试时间汇总

2017年各大院校MBA学费统计(更新中)

欲了解更多财经资讯请点击:http://www.mbachina.com/html/cjxw/

卧室装修

卫生间装修

卫生间装修